一個台灣人,7年內從實習生成為Alaska最大銀行資深副總裁!歧視,要靠實力逆轉

美國打工

他是台灣人,也是美國最成功的銀行家之一,曾任美國阿拉斯加銀行資深副總裁、阿拉斯加北方銀行總裁,更讓萬通銀行轉虧為盈、成為全美台資銀行的第一,並創造出全美各大小銀行獲利最高的奇蹟,躍升為美國萬通銀行的董事長兼總裁。

他還獲美國總統邀請,出席美國經濟高峰會議,被推選為全美六大傑出企業家。

但成功的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是,從台灣來美國的移民常常感到遭主流社會的歧視。但是在面對歧視的環境下,美國是個能讓人盡情發揮實力的地方。在這裡,弱小可能會得到憐憫,但絕對贏不來尊重。只有實力,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這是他想告訴台灣年輕一代的根本道理,人生要有所堅持,面對困境或打壓,一定要挺直腰桿,憑藉實力,據理力爭。

兩個七年大不同

過去我在彰銀工作七年,進去時是辦事員,離開時還是辦事員。但來到阿拉斯加銀行,同樣工作七年,進去時是練習生,七年後我已升到資深副總裁兼財務長。

因為那篇嘔心瀝血的報告,我先成為主計室的正式職員,然後又慢慢晉升為部門副總裁。第五年,除了擢升為主計長外,我還多了個「銀行副總裁」的頭銜。再過兩年,我成了「資深副總裁」。然後,很快地,我又升為銀行的「資深副總裁兼財務長」,是銀行的高階主管職。

一個說英語帶有口音的外國人,在七年內,從實習生成為阿拉斯加最大銀行的高階主管,這種前所未聞的升遷速度,連阿拉斯加報紙都以大篇幅報導我的故事。

職場上的冷暖

隨著職位步步高升,我漸感自己的專業知識有待注入新血。於是,我積極尋找進修的機會。

後來,我報名參加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開設,專供銀行主管進修的「商業銀行決策人員進修班」。銀行不但提供公假,並且支付所有費用。進修班的學員都是來自世界各地銀行的高層主管。進修班學習課程緊湊,上課都以討論案例為主,大家都踴躍參與,內容不僅多元豐富,還有許多實際經驗的分享,收穫很大。

美國職場上競爭激烈,短兵相接的場面是常態,沒有溫良恭儉讓那種假客氣。不過,他們有一個好處,就是認賭服輸。如果他和你競爭輸了,你上去了,他們就會服你,不會在背後搞小動作。

在阿拉斯加銀行工作九年,我幾乎都是擔任財務規畫的工作。隨著職位不斷晉昇,負責管理的範圍也愈大,銀行的大部分業務都由我控管,責任愈來愈重。我的工作有兩個重點,一、資產與負債管理,以客戶存款、放款管理為主。二、投資風險管理,亦即評估及選擇投資標的,例如政府公債及公司的債券等。

我的同事幾乎清一色是白人,競爭相當激烈,要說完全公正,根本不可能。當我職位低時,同事們都很照顧我,甚至會為我的表現鼓掌、歡呼。待我升遷至主管階層後,激烈的競爭便成為家常便飯。多年下來,我對這種競爭習以為常。

銀行的營運計畫由我掌控,我必須經常和其他部門討論、溝通,其中掌管投資部門的副總裁薄華德和我特別不對盤,兩人時常因觀念差異而爭論。例如在銀行的投資管理中,除了佔七成的放款外,投資最大筆的項目就是購買債券。既高又瘦的薄華德,個性保守固執,但追求利潤時膽子卻很大,常對風險視若無睹。而我小心謹慎,步步為營。重要的是,十之八九結果證明我的判斷是正確的。

為了債券投資,我們常起爭執。我打電話給他,講不到幾句,他就會說:「你在說什麼,我一句都聽不懂。」然後掛我電話。我只好衝到他辦公室,和他爭吵或溝通。這種侮辱人的作風,每每令我氣憤難當,我說話是有一些口音,但我和別人溝通時沒問題,為何唯獨他聽不懂?拿口音做藉口,陷我於尷尬,擺明了就是歧視。

但我也清楚,指控他歧視,我討不了好。我很早就知道,弱肉強食。不管是在職場或人生,弱小可能會得到憐憫,但絕對贏不來尊重。只有實力,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聽不懂,那是你的問題!

我和薄華德的爭論,大概傳到了董事長的耳中,他做出了處置。

在阿拉斯加銀行工作第五年,我因表現優秀而成了銀行財務的最頂上司,當上了主計長,而且還晉升為副總裁,和薄華德同階。工作滿五年,一般就是由上級主管送個紀念品獎勵,但銀行特別為我辦了表揚會,董事長並親自出席頒獎。

當上台接受董事長頒獎時,我既意外又感動。他很少出席這種場合,能從他手上接過這個象徵我在銀行站住腳的獎,意義非凡。想不到,頒完獎,他並沒有下台,還說了一段話。他說:「澧說的話,大家可能有時聽不懂。老實說,有時我也聽不懂。但我回家後,仔細再想一想就明白了。我的結論是,這不是語言上的隔閡,而是我們和他在知識和智力上的差距。他講得太深奧了,連我在內,都必須經過消化後,才能懂得他話中的精髓。」

聽完這番話,我了解他出面公開挺我的苦心及對我的肯定,從那之後,銀行內就比較沒有人拿我的口音來說事了。

到了第七年,我又升階,成了資深副總裁兼財務長,薄華德主管的投資部門也歸我控管,他成了我的下屬。

我請他到我辦公室來,很客氣地告訴他:「我知道,我的英語有口音,但以後我可以慢慢跟你說,甚至我可以寫備忘錄給你,希望以後溝通不良時,不要再掛我的電話。」我發覺,薄華德的一雙長腳此時竟然微微發抖。最後,我很直接地告訴他:「過去你聽不懂我說的話,是我的困擾。今後,你若聽不懂我說的話,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從此,我們之間的溝通一直很順暢,再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

原文出處:http://www.managertoday.com.tw/books/view/5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