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 加拿大Uber、Taxi和華人接送哪個更便宜?

 

点此看大图片
有記者在Uber、Taxi、華人接送服務之間做了比較(hmsinsurance)

 

最近,Uber公司在安省許多地方都引來廣泛的爭議,的士司機對其恨之入骨,而多倫多市民則似乎對其青睞有加。最近的一項由Postmedia and Mainstreet研究機構所組織的全國性調查顯示,多倫多僅次於蒙特利爾是全國Uber支持率最高的城市。調查結果表明,約45%的多倫多市民認為Uber的司機應該被允許無需持有市政府執照運營。

Uber為什麼能得到如此多市民的支持呢?是因為服務好?價格便宜?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呢。為了證實Uber是否存在相對於傳統交通方式的優越性,記者選擇相同的路線,分別使用Uber和華人接送進行了一次小實驗。同時為了增強對比性,也對當地的的士的價格進行了估算,按照其官網的計算方式算出。

記者親歷:Uber、Taxi和華人接送

相同路線:起點為Steels & Warden交界處,終點為Finch地鐵站,全程約11公里

等候時間:
Uber:不到6分鐘。在Uber手機應用中可以直接看到附近司機車輛的三維圖像,以及到達接送地點的時間,通常在6分鐘內。
華人接送服務:約20分鐘。在打通電話後,先由華人接送公司接到單子,然後轉給在附近的司機,司機再與我直接聯繫,然後到達接送地點。

駕駛時間:
Uber:21分鐘。全程為普通道路,沒有上高速;司機駕駛很平穩,順利到達。
華人接送服務:19分鐘。全程有一段走高速,順利到達。

車費:
Uber:16.3元。Uber的手機應用通過里程數自動算出,然後通過登記的信用卡或者Paypal直接轉賬十分便捷,在交易完成後賬單會發送到乘客的註冊郵箱,在手機APP上也有顯示。華人接送服務:25元。由於非合法的商用車,車裡並沒有計價器,也沒有在電話里與我進行溝通,到達後司機稱公司告訴他應收25元;在我的要求下,司機答應說可以拿到發票,需要他去與華人接送公司溝通,然後通過郵件發送。但截至發稿,兩周過去記者也沒有收到發票。

Co-op的士:23.2元。大多地區常見的Co-op的士公司的價格為稅後第一個0.143公里4.25元,此後每0.143公里,加收0.25元。乘客為1至4人,超出4人每人加收2元。如果超出約定乘車時間,每30秒加收0.25元。按照乘客準時達到來算,此行約11公里,總價格約為23.2元。

乘客體驗:
Uber司機Jack來得很快,在手機下單後不到6分鐘已經將車停在辦公樓前。在手機APP上能夠看到車的三維圖像以及司機的照片,在上車之前我能夠清晰地看到Uber司機的車移動的軌跡,以及到達我所處位置的時間。隨著車越來越近,我趕緊拿上隨身的手袋,走到辦公室樓下,時間掐得剛剛好,一輛黑色的馬自達就停在我的面前。此時我心裡略微遺憾了一下,可惜不是傳說中的保時捷或者路虎這樣的豪車。

遺憾歸遺憾,我還是先禮貌地上前打了招呼,一看司機跟照片上的人一樣。與傳說相符的是,Uber司機的服務很好,Jack一上車就遞給我一瓶礦泉水,雖然不貴但是給乘客的印象很貼心和友好,有朋友告訴我她們曾經在Uber司機那裡拿到過口香糖或者一些小零食。

在行車途中的交談中了解到,Jack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廣州人,13歲移民加拿大。目前是一名理財策劃師,兼職做Uber司機已經5個月了,平均每天能接到15至17個單子。Jack通常上班的時間是上午10點至晚上8點,因為8點以後他還得去接自己的母親。

在兼職期間,除去油費和交給Uber公司20%的費用,他每天平均能賺100多元。Jack對此很滿意:「至少比去麥當勞那些快餐店做兼職要好很多。比較自由,可以開著車到處跑,而且也沒有那麼累。」Jack有事不能做的時候,就會在Uber手機應用上選擇下線,這樣Uber公司就知道他今天不能出車了,也不會把乘客推送給他。

相對於Uber,華人接送的車來得要慢一些。在我打完接送電話後,華人接送公司的人表示會將我的聯繫方式轉給在附近的司機。於是,一名叫Tony的華人司機在我打完電話後5分鐘發簡訊跟我聯繫並確認了接送地點。在等待了約20分鐘後,來自香港的二十多歲的司機Tony就開著一輛黑色的現代Accent出現在了我面前。居住在接送地址附近的Tony也是十幾歲時便隨父母移民了加拿大,從數學系畢業之後就一直在找工作,目前做接送工作已經一年了。

據了解,Tony只是該華人接送公司旗下的其中一名司機,不過二者之間沒有任何的書面或者口頭的合約或者協議,Tony可以隨時選擇離開。但每從公司接一單生意,Tony都需要交給公司約15%的費用。Tony稱該公司以前曾有14名司機,但目前只有七八名了。

由於還沒找到工作,Tony現在在全職地做接送,每天約能做七八單。除去交給公司的費用以及自付的油費,每天平均能賺100多元。

Uber爭議:華人司機有話說
對於今年以來Uber公司與多倫多市政府之間發生的爭議和衝突,Jack和Tony都很清楚。談及市政府給99名Uber司機開了198張告票和罰單的事情,Jack表示他一點兒也不擔心,因為Uber公司承諾他們將會為他們打掉罰單,並且也是這樣做的。雖然Jack自己至今還沒收到過警察的罰單,但是就他所知有一些Uber司機罰單已經在Uber的幫助下打掉了。

對Uber司機被開罰單的事情,華人接送司機Tony反而顯得更加擔心。他表示曾聽說現在有些多倫多警察會「釣魚執法」,用Uber的打車軟體直接將Uber司機引出來,然後開罰單。在被問到會不會考慮加入Uber時,Tony搖了搖頭,無奈地說:「現在太危險了,我暫時不想加入Uber。」

談及今年上半年出現的數以百計的多倫多的士司機在市政府前的抗議行動,Jack笑稱多倫多的的士司機真是幫了大忙了。在他們抗議和罷工期間,Jack接到的乘客數量多了不少。與此同時,Uber的知名度也增加了不少,連大多地區東部的惠特比(Whitby)和亞積士(Ajax),以及北部的斯圖夫維爾(Whitchurch-Stouffville)的許多居民都開始使用Uber了。

而對於最為重要的商業保險問題,Jack的表現顯然沒有聊開罰單時那麼淡定了。在今年8月多倫多剛出現了第一起向Uber索賠500萬的案子。多倫多市一名Uber司機Tawfiqul Alam在發生車禍、保險公司以商業用途未報為由拒付保險金後,向法院上訴向Uber索取500萬元的賠償。在被問及在沒有商業保險的情況下接送乘客會不會擔心時,Jack沉默了一會兒說:「目前我覺得問題不是很大,只要小心一點開車就好了,隨時提醒自己開車時一定要集中注意力。」

事實上,除了Uber的商業保險問題,華人接送也是沒有任何商業保險的「黑車」。對此,Tony也很無奈:「如果真的出事的話,公司肯定不會管的。肯定是我自己負責。」但對於如果真出現意外事故涉及巨額賠償時他應該怎麼做,Tony自己也沒想清楚:「反正我不打算長期做,找到工作後我就不做了。」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王蘭) – See more at: http://www.ntdtv.com/xtr/b5/2015/09/21/a1225138.html#sthash.i331zPaL.dpu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