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 德國技職教育和台灣差在哪裡?

德國技職教育和台灣差在哪裡?

今年3月,工業類科金手獎第一名共17位學生,在教育部的安排下,參加「德國產學技能研習」計畫,見證德國技職體系中,追求嚴謹和追求完美的精神、採師徒制小班教學,以及產學雙軌制和充分國際化,讓台灣學生打開視野。

「我真正想要的是像波音或空中巴士這樣的舞台,」桃園大興高中飛機修護科三年級許紘勝因為此行,找到自己的方向。

教育部國教署首度辦理「高級中等學校專業群科學生赴海外研習計畫」,將104學年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技藝競賽工業類科金手獎第一名學生送往海外研習。教育部長吳思華表示,不只工業類科17名學生,這次計畫共送出49位金手獎第一名學生,研習國家以德國和日本為主,總預算達千萬台幣。

學生在14天內參訪MAG IAS GmbH(友嘉集團FFG歐洲的總部)、Bosch、Pfiffner K.R Gmbh等,以機械工程應用為主的5間工廠,以及3所科技大學。參訪期間,學生依據職種類別分為實作與見習兩組,設計類科例如建築、家具木工等就在工廠的師徒室見習,學習廠房設計、了解原件生產到最後端的維修與管理服務;實作則是鉗工、焊接、氣壓裝置課程。

近距離接觸德國技職教育,從教學方式到與業界接軌的密度,讓學生大感震撼。

首先是追求完美,不容錯誤的精神。不管是師徒室實作課,或觀摩見習工廠營運,「一百萬件產品只容許4個瑕疵品」和「高於國際的自我驗證標準」,這些追求完美的嚴謹與高精準度,都是參與學生分享心得時最常提到的關鍵。

國立彰師附工汽車修護科學生陳泯亨說,三天實作課讓他感到非常震撼,他搔搔頭,自嘲過去在學校都只是為了應付考試作業,就草率地完成作品。但德國的師徒制不管是師傅或學生,都很努力要把每一件事情做好,做到最完美,學習非常扎實。

其次是德國技職教育採行小班制度,讓每個學生都有實作機會。踏進Hochschule Stuttgart科技大學,除了採光明亮、地板潔白無瑕疵的場景,台中高工電機科三年級學生李昶廷印象最深刻的是4、5個學生圍繞在全新機械設備旁,依據業師教學步驟一步一步實作的「小班教學」,「這跟台灣採大班制再拆成兩組,輪流用設備的感覺根本不一樣,」他觀察。

第三是產業界與學校透過雙軌制緊密結合。國立彰師附工機電科三年級學生黃翊凱觀察,德國的技職學生一星期只有一到兩天在學校上課,其餘時間都在企業實習,學校老師中業師幾乎占超過一半,學校的設備也多來自企業贊助,符合最新規格。

台灣技職體系雖然有產學合作專班,李昶廷認為實在太少,即使在高工,一個年級只有一班產學合作專班,「只有選手跟少部分的人才有符合業界需求的技術。」而台灣產學合作專班的學生畢業後,就算直接就業或進入企業實習,擔任的職務通常只是操作機台,與自己原本的專業無關。

但是德國教育制度卻能連結學校與產業需求,並從升學管道做起。德國技職升學考試考的是「實作」,以公會測驗為主,各產業職業公會依據產業的需求制訂題目,和台灣考紙筆測驗不盡相同。

雙軌制、師徒室讓德國和台灣的學生產生差異,甚至德國學生的英文表達能力和國際視野,都讓台灣學生印象深刻。許紘勝回憶,德國的工廠學徒能夠用流利的英文指導台灣學生實作,對技術有充分的熱情與自信,他們能專注、勇於提問的精神也是值得他學習的地方。

「這次讓我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制度與秩序,也知道自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彰師附工學生陳泯亨感嘆。

因為有這樣的教育  才成為工業強國

「德國不是因為擁有工業強國的地位,才有這樣的技職教育,而是因為有這樣的教育,讓它成為工業強國,」國立台中高工車床組學生陳信宏語重心長。台灣的技職教育該如何走?這些學生心中或許已經有些許答案。

photo資料來源:根據學生實地觀察整理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783#sthash.B5v0pu7w.dpuf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