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勝地~美國北卡羅萊納外灘群島

外灘群島顧名思義就是由很多小島組成~有各種不同活動等你去嘗試唷! 下列提供幾個景點給大家參考~滑翔傘感覺很有趣耶!     在大多數旅程中,我們都保持耐心。但在北卡萊羅納穿行的第六個小時,一路從高原到山麓再到海岸平原,冬日潮濕的棉花地以及無盡的松樹林,孩子們終於變得有些急躁不安。每個人都等不及要快點到外灘群島。 我們對這趟旅行做了充足的準備。我查閱了萊特兄弟的相關書籍,當然他們在幼稚園的孩子讀本裏已經變成了戴帽子的搞笑角色。我好奇1900年他們從代頓(Dayton)第一次來這兒時對這一路有些什麽樣的感受。在這最後幾十英裏,他們必須有多大的期望支撐他們走下來?   外灘群島由一串島組成(簡稱OBX),位於北卡羅萊納沿岸,因隔著阿爾伯馬爾灣(Albemarle Sound),它與任何大城市都相距甚遠(距離其最近的弗吉尼亞諾福克也需1.5小時車程)。這是萊特兄弟選擇這裏作為試飛地的原因之一。除了這裏的風和柔軟的沙丘,該群島遠離公眾視野。   由於距離問題,外灘群島是東海岸的沖浪者和垂釣者等不少旅行者的聖地。對我們而言,由於多種原因,外灘群島也能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盡管大多數大西洋海岸低平綿延,波浪較小,但外灘海岸由於其優越的地理條件和陡峭的巖壁,浪花強勁,和太平洋水況條件相差不大。凱利·斯萊特在談到哈特拉斯角(Hatteras,外灘群島最東邊的角)的地位是曾說,“哈特拉斯角是我的補給線,是我心中的麥加。” 外灘群島是兩大洋流的交匯區:從北極南下的拉布拉多洋流(Labrador)和一路北上的墨西哥灣(Gulf Stream)暖流。兩股洋流在此交匯,催生了多種海洋生物和大西洋不少著名漁場。我很好奇1900年奧維爾和韋伯爾兩兄弟從代頓第一次來這兒時有何種感受。在這最後幾十英裏,他們必須有多大的期望支撐他們走下來?正當我們感覺再也開不動了,我們穿過了鱷魚河橋(Alligator River),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從未見過的風光。這裏和佛羅裏達的沼澤大同小異,但其植被卻各不相同 。除了有淺沼澤、充滿山茱萸樹的山地沼澤,這裏還有晚松和捕蠅草。我試圖拐進沙地入口,去鱷魚河生態保護區看看,但最終一路前行,穿過另一座大橋去了沃爾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在1587年的英屬殖民地——諾亞諾克島(Roanoke Island),又名遺失的殖民地(“Lost” Colony)。我還努力將這段“殖民者都去哪兒了?”的神秘傳說講給妻子(阿根廷人)和孩子們聽。 有史學家認為,這些殖民者最終融入到了當地的諾亞諾克印第安人(Roanoke Indians)後裔中。諾亞諾克印第安人一直和剛來到美國這片新大陸的英國後裔交好(很有可能還幫助了他們生存)。我對此非常認同。 穿過諾亞諾克灣(Roanoke Sound)上的最後一座橋,我們便來到了外灘群島。剛過午後,一束奇異的光便射了下來,像平日空中厚厚的雲層壓向海面。在一個陰冷的周二早晨,從賽馬嶺州立公園(Jockey’s Ridge)的巨大沙丘到納格斯海德和斬魔山(Nags Head and Kill Devil Hills)的低矮村落,一切都散發著暖暖的光輝。穿過幾個風箏店,看著它們的橫幅和風向標有力地向海拍動,我頓時對沿岸的海風和巨浪激動不已。 在接下來四天,我們探索了外灘群島各個景點,從北邊弗吉尼亞邊界上一直到科羅拉島(Corolla)的4X4寬的海灘路,到南邊沿著國家海濱公園(National Seashore)而去到的哈特拉斯角。有不少地方都讓我莫名的感動。不論是英國人和印第安人早期接觸,還是“黑胡子”(英國海盜蒂奇)等其他海盜(包括內陸埋伏過往船只的海盜)的殘暴掠奪,這個粗獷的美國海岸都盛載了太多歷史,尤其是旅行的歷史。 也許最重要的是,作為旅行者,每一次我們坐上飛機,都會想當然地認為當今飛行員使用的飛行原理和控制系統來源於萊特兄弟。是他們想出來的。通過翼扭曲操縱改變風力條件的全部概念得益於他們夏日在斬魔山的滑翔機以及後來的飛機測試。似乎與其說這個聖地是一個封閉式博物館,倒不如說它是兄弟二人紮營飛行的遼闊曠野。你也可以在這裏散步,在這裏感受那些同樣的風。   以下是一些重要景點: 1.斬魔山萊特兄弟國家紀念館(Wright Brothers National Memorial, Kill Devil Hills) 這是萊特兄弟來外灘群島的第四年。前三年,他們做了大大小小各種滑翔機試飛,不論是載人還是將滑翔機作為“風箏”,數千次的嘗試讓被他們稱作的“翼扭曲操縱“原理得到了緩慢發展,這種原理可以讓飛機根據風向條件作出改變。 2.納格斯海德珍妮特碼頭(Jennette’s Pier, Nags Head) 作為一個國營的科學站,珍妮特碼頭既是一個海洋研究中心,又是一個致力於研究魚類生態、替代能源(珍妮特碼頭使用風能和太陽能運轉)、海灘探索、雨水徑流、浮遊生物以及克羅克特最喜歡的漁業的教育機構。 3.北卡羅萊納科羅拉(Corolla, North Carolina) 北卡羅萊納的科羅拉島只能通過4X4海灘路抵達。如果你有足夠的時間開車在海灘上逛逛,看看島上散落的各式屋舍,你定能看到脫韁的野馬。據說,科羅拉島是北美唯一一個出產這種野馬的地方。這種野馬品種純正,屬殖民地時期西班牙純種野馬後裔,距今已有575年。這種馬不懼人類,常常在島上隨便到處走、吃草和留宿。 4.沖浪(Surfing OBX) 由於浪花不足,這裏不能使用短板,但我依舊可以用皮艇玩的盡興。當地水溫較低,僅為39華氏攝氏度,因此每次在水裏的時間都比較短。四周只有你和海豚。需要知道的是外灘群島的沖浪條件絕不是件玩笑事,它也可以擁有你能想象到的適合沖浪的最佳海浪。 5.賽馬嶺州立公園(Jockey’s Ridge) 賽馬嶺州立公園擁有大西洋最大的沙丘,向東一直綿延至諾亞諾克灣,遊客既可在此觀沙丘,也可賞潮汐。我們去的那天早晨天氣晴朗,是放風箏的好時機,我們也看到了學習滑翔傘的遊人(許多當地旅遊用品商使用賽馬嶺州立公園作為滑翔課程的訓練場)。當遊客爬到丘頂,可以飽覽大西洋和海灣美景。探索一整天都不覺得煩。 6.哈特拉斯角國家海灘(Cape Hatteras National Seashore) 哈特拉斯角是全美10大受聯邦保護的國家海岸之一,有著國家公園的遊覽體驗。沿途除日常使用區或野餐區及洗手間外,還有四個野營場所,每個場所都能讓你的沖浪/垂釣/皮艇之旅得以盡興。盡管野營場所冬季不對外開放,但不論你什麽季節到來,都可以來福利斯克(Frisco Woods)私人野營場地。 我們在哈特拉斯角觀賞到數千種野生動物,包括黃昏出來覓食的馴鹿。還可以一整天都在海灘沿岸看到海豚捕食。一陣海風刮來,寒冷的天氣讓人不難想起這個地方曾被叫做“大西洋墳墓”(“Graveyard of the Atlantic”)的鉆石淺灘。鉆石淺灘系一片全長12英裏的海岸線。南下的船只受洋流影響,水勢洶湧,從而造成了成百上千的船只遇險,因此得名“大西洋墳墓”。 來到這兒,我能感覺到這裏一股強烈的孤獨感,卻也有家庭聚在一起的溫馨感。我很幸運第一次冬天來這兒,斬魔山僅有7,000人(夏天會增長到40,000人),食品雜貨店和加油站裏面的小販總是放慢節奏,圍繞釣魚、海浪與遊人展開對話。在回程的路上,我又想到了萊特兄弟,想到在他們發明之後收到的國際名聲和他們人生的瘋狂軌跡。我也好奇他們在成名後有沒有回想過那些沙丘、海風以及最終讓他們騰飛的海灘。   資料來源:http://www.gousa.tw/blog/xiang-xian-dai-lu-you-fa-yuan-di-zhi-jing-bei-qia-luo-lai-na-wai-tan-qun-dao